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酒事江湖,別樣人生
2020-04-15 09:22:14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丁帆   

蘇東坡說“詩酒趁年華”,這大抵是有點道理的。我們這一代少年男孩飲酒多數皆是幼稚的英雄主義作祟的結果。小時候除了被正統的英雄主義教育熏陶外,更多的是在閱讀俠客小說和聆聽評書中獲得沖動的,江湖上那些義薄云天的俠客精神深深在我們的靈魂中打下了烙印。一看到和聽到大俠們豪飲的場景,便熱血沸騰、肅然起敬,尤其是在《水滸傳》中看到了那些草莽英雄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和痛殺奸人的英雄壯舉,便心潮澎湃,武松十八碗過景陽岡打虎和醉打蔣門神的故事情節,花和尚魯智深和黑旋風李逵痛飲黃龍的壯舉,讓一顆少年之心激動不已。不知道那“酒壯英雄膽”的東西究竟是個什么滋味,于是,11歲那年便幾口喝下了四兩金獎白蘭地,沒有醉意,只有激動,少不更事的我,從此便偷偷地愛上了這酒后藐視群雄的逞強“催發劑”。

古人對酒事江湖的別樣人生解讀

16歲插隊下鄉后,除了囊中羞澀的時日外,便有了不受任何約束飲酒的自由,有酒的日子就是節日。19歲那年便有了第一次與人拼酒稱雄的圍觀場面:一口喝一小瓶二兩五的寶應荷花牌大曲,連喝兩瓶,叫作連摜兩個“手榴彈”,從此酒名遠播鄉里。第二次拼酒卻沒有什么好運了,一斤白酒在十口之內喝完,我只用了九口便干了一大茶缸,嘴一抹,略有微醺地吆喝弟兄們去打四十分了,讓圍觀者們嘖嘖稱奇,滿足了一個少年飲者自尊自信的英雄情結,哪知子夜時分卻迎來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胃出血,一連一個星期聞到酒味就想吐。

也是那一年,我偷偷地讀了“黃色”書籍《紅樓夢》,便領悟到了酒事原也是浪漫主義精神的濫觴,情竇初開的青少年便也從中領悟到了酒與情的關系,一個酒令讓人陷入無邊的遐想和沉思:“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忘不了新愁與舊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滿喉,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展不開的眉頭,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 雨打梨花深閉門。”從此便知酒也是需要慢慢品嘗的情事橄欖,因為那里面有人生的另一番況味和景象。

那年月我有一個切磋唐詩宋詞的知青朋友,我們時常模仿著套寫創作許多幼稚的古詩詞,在那個讀書無用和沒有書讀的時代,這是一種奢侈的精神生活,其中也讓我尋覓到了古人對酒事江湖的別樣人生解讀。一切人生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盡在酒事的表達之中,這讓我度過了一人一戶獨居水鄉、日夜艱辛勞作的悲愁歲月。

我喜歡韓愈的“今日到君家,呼酒持勸君”的詩句,他讓我沉浸在盼望著“朋友來了有好酒”的日子里,朋友相聚,談詩論道,大有陶淵明“故人賞我趣,挈酒相與至”“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的快活。因為那個時候知青中最喜歡的是“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詩句,來了朋友,尤其是可以對飲的朋友,便是喜不自禁的快事,所以,白居易的“何處難忘酒,天涯話舊情”則是最好的友情注釋了。雖然那些歲月里白臉曹操“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詩句是在《紅燈記》反面人物日本憲兵隊長鳩山口中說出來的,卻是我們私下喝酒的座右銘。

那時的我們喜歡關心國家大事,最喜歡打聽各路的小道消息,這種飲酒時的“下酒菜”皆是文人士大夫留下來的家國情懷,終身揮之不去,那陸游“家祭無忘告乃翁”的情結深深地植入了一代飲者的靈魂深處,于是老陸的“方我汲酒時,江山入胸中”便成為一種壺中關切對象的隱喻。宋人陳與義有詩曰:“醉中今古興衰事,詩里江湖搖落時。兩手尚堪杯酒用,寸心唯是鬢毛知。”正是這種心態的寫照。

只有明智的飲者才解那酒中味

年輕時輕狂,讀了古詩,便懷才不遇,飲酒之后,冥冥之中,覺得自己的人生一定會有“遠大前程”,所以總是沉湎于李太白的放蕩不羈的詩意人生之中,但是,一年又一年的蹉跎歲月,讓我們陷入了“抽刀斷水水更流”的酒后失意之中,卻不能一銷萬古愁。

再后來,漸入中年后,飽嘗世間冷暖和學術道路的艱辛,也看淡了仕途之中的種種險惡,便深知古代文人歸隱的真偽,就在陶詩中覓得酒后頓悟人生之真諦,亦如宋人龐鑄所詩:“我愛陶淵明,愛酒不愛官。彈琴但寓意,把酒聊開顏。自得酒中趣,豈問頭上冠。誰作漉酒圖,清風起筆端。”在中國文化語境當中,選擇歸隱才是酒者文人的最高境界,否則便會自掘大坑,落入無邊的煩惱之中,還會陷入污泥之中難以自拔。亦如元好問所詩:“紫芝雖吾友,痛飲真吾師。一飲三百杯,談笑成歌詩。”還是做學問、寫隨筆更是飲者最好的歸屬。哈哈,“惟有飲者留其名”,其文名酒名盡在其中也。這也是蘇東坡被貶之后的心境罷,“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不如改成“日飲劉伶三十杯,不辭長做貶謫人”更有人生歸隱之快意也。正所謂“有道難行不如醉,有口難言不如睡。先生醉臥此石間,萬古無人知此意。”或許,只有明智的飲者才解其中味。

說實話,我喜歡黃庭堅的理由不僅是他的詩和書法有個性,更是他看取人生的一種姿態,“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和“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曾經被我抄錄后懸掛于書房的墻上,以此來悟出飲者人生的色空境界。

當然,晏殊的“勸君莫作獨醒人,爛醉花間應有期”也是一種人生境界,但卻不是吾輩力所能及的況味也,即便知曉紅酥手的寓意,也難為人生。于是蘇舜欽的“讀書百事人不知,地下劉伶吾與歸”就可以解釋閑適飲酒的郁悶和取道的無奈了。

書生飲酒大抵不是呈口舌之快,是用這種方式來消除胸中的塊壘,向往“李白斗酒詩百篇”成為一種精神的炫技,而“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才是文人追求做得意臣子的最高境界,所以官至左拾遺的杜甫的“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與“潦倒新停濁酒杯”才是文人向往仕途的一種下意識的精神歸屬的正反寫照;李白只有在得意的時候才能唱出“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詩句來;蘇軾只有在迷茫的時候才會“把酒問青天”,問蒼天、問蒼生、問鬼神成為一種人生的追問,天上人間兩重天,唯有飲者反躬自問心靈中的那一片凈土,不過也只能把一切美好的希望寄托于天上的人間。

到了老年,參透了人生百態,便將飲酒導入了無境之境之中,所以白居易的“小酌酒巡銷永夜,大開口笑送殘年”的詩句便成為飲者的最高境界,無欲之飲,無求之飲,隨心所欲,皆成酒局。一人獨飲也好,二人對飲也好,高朋滿堂歡飲也好,都褪去了少年時的豪氣,抹去了中年時的沉著。無論晴也罷、雨也罷,月也罷、陽也罷,雷也罷、雪也罷,心如止水的慢飲細嘬成為飲者的飲酒方式,更是一種飲酒心態的表現。那種單純追求飲酒的口舌之快的本能欲望平靜顯露,正是飲者“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升華過程。于是,老白的“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則是一種最平淡的飲酒原始沖動,我雖不相信那種“天人合一”的神神道道的說法,但是,我卻相信在寒冷的雪天之中,酒后一定是看見了人間所看不見的“只應天上有”的最奇葩美景。

“酒干倘賣無”是一段十分凄美的人生故事,它讓我每每在飲酒時想起了這一句發自人性靈魂里的吆喝,喝完了一瓶酒以后,我望著那空空的酒瓶,反反復復地思考著:這一瓶酒里還剩下了什么樣的人生味道呢?巷口有無那一聲“酒干倘賣無”的靈魂呼喊的吆喝聲傳遞過來呢?!

(作者系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會長)

編輯:閆秀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Homemade Cakes Meet Gentle Sweet Bubbles 蛋糕與氣泡的甜美邂逅
下一篇:最后一頁

93678com时时彩官网 股市赚的钱是别人亏的吗 股票的推荐 股票涨停选股公式 上海证券综合指数 万得炒股app 指数基金是基金还是 明日短线黑马股票 大富科技股票最新消 今天股票市场行情 股票是买涨还是买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