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深度 > 關注 > 正文

履新茅臺,高衛東能否引來創變“活水”
2020-03-04 16:35:08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劉保建   

2018年10月31日,在一場“品質公路”論壇上,貴州省交通廳廳長高衛東發表主題報告時提出,“我們的目標是,到2020年打造出一批本土‘優質耐久、安全舒適、經濟環保、社會滿意’的百年工程。”

彼時的高衛東,履職貴州省交通運輸廳黨委書記、廳長僅10個月,他可能不會想到職業生涯的下一站,是在2020年走進茅臺集團。

2020年3月3日下午,貴州省委組織部領導在茅臺集團干部大會上宣布人事任免決定:李保芳不再擔任當前職務,貴州省省委委員、貴州省交通廳廳長高衛東出任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晚間,茅臺“換帥”的官宣正式出爐。貴州茅臺(600519)發布的《關于收到董事長推薦文件的公告》顯示,根據貴州省人民政府相關文件,推薦高衛東為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長人選,建議李保芳不再擔任董事長、董事職務。

2020年3月起,高衛東正式成為茅臺集團和茅臺酒股份公司“雙料”董事長。

4年7個月,李保芳“功成身退”

李保芳應該屬于正常退休。1958年3月出生的他,在這個3月已達到62周歲,相當于超齡服役。今年1月,行業即有消息稱李保芳在主動申請卸任職務。

實事求是地講,李保芳在茅臺的工作時間雖然只有4年7個月,但卻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2015年8月24日,貴州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正廳級)李保芳調入茅臺集團擔任黨委書記、總經理,代行股份公司總經理職務。

在日后履職茅臺董事長之前,這兩年零9個月,李保芳就為茅臺帶來了明顯的改變。他的語言和行事具有鮮明的風格,這一階段,他頻繁造訪同業酒企,釋放求同存異的競合理念;積極主動與媒體溝通,打破了公司信息保守的傳統。

至于茅臺,在總經理任期內,李保芳空前重視系列酒發展,以“補短板”的魄力,改變茅臺集團一酒獨大的局面。2015年,茅臺醬香酒的整體營收僅為13億元,影響力微弱。正是在李保芳的主推下,茅臺醬酒系列酒實現三年的速度狂奔,并在2019年沖破百億門檻,形成了茅臺集團的“雙輪驅動”。

在穩定價格和管理市場秩序上,李保芳盡顯鐵腕作風。面對哄抬茅臺酒價格、搭售、轉移銷售等現象,他用“砸飯碗”來震懾市場。為確保穩價政策執行和渠道有序出貨,茅臺數次出臺政策處罰觸碰紅線的經銷商。

2018年5月,李保芳出任茅臺集團和茅臺酒股份公司“雙料”董事長,并在短期內集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和總經理,股份公司董事長、代行總經理職責于一身,成為茅臺公司最為重要的人物。直至2019年7月,茅臺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李靜仁出任集團總經理,代行股份公司總經理職責,形成“李保芳+李靜仁”搭配領導的局面。

在履職董事長的1年10個月,李保芳的施政風格得到充分的發揮。除了繼續堅持穩價外,茅臺在“瘦身”、“去國酒化”、“砍商”、“直營”等方面吸足了眼球。

有些事情是在看起來“不可思議”中完成的。比如,以不惜犧牲業績的代價,在內部大量清理僵尸類子公司,并控制品牌數目;為打造透明化渠道,減少權力尋租空間,前后有超600家經銷商的茅臺酒經銷資格被取締。

再比如,“死磕”17年的“國酒”商標申請,在李保芳時代不但主動終止,還大量剔除了公司的國酒宣傳。茅臺的營銷渠道變革引人注目,加大公司直營,在拓展與電商、商超等合作之余,成立的茅臺集團營銷公司引發資本市場爭議,但李保芳本人出面一解釋,就讓“沸騰的熱水”冷卻了下來。

最重要的是成績。李保芳初入茅臺的2015年,茅臺集團營收是362.52億元,到2019年一躍達到1003億元,成為千億級的酒業航母。與此同時,2019年,貴州茅臺還實現了“股票上千元、市值過萬億”的歷史性突破,堪稱答卷完美。

此時此刻,夸李保芳一句“功成身退”,少有人疑義。

48歲高衛東引領茅臺年輕化時代

茅臺“新帥”高衛東,今年48歲,河南鄧州人,畢業于貴州工學院土建系工民建專業,后曾入貴州省委黨校法律專業學習,并在貴州工業大學與加拿大魁北克大學席庫提米分校合作舉辦的項目管理碩士學位課程班、清華大學總裁工商管理高級研修班第三期貴州班學習。

他的職業生涯從貴州省貴陽經濟技術開發區規劃建設環保局干部起步,曾任貴陽小河區副區長、貴陽經開區管委會副主任,并在國企貴陽市金陽投資公司擔任董事長,直至擔任貴陽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貴州省交通運輸廳黨委書記、廳長等,現任貴州省委委員。

政府官員、國企領導人、分管經濟工作等從政經歷,可以看出高衛東管理經驗十分豐富,加上48歲的年齡出任茅臺董事長,無疑讓人相信他會給這家行業龍頭帶來充足活力。

2018年~2019年,在李保芳全面主政茅臺這個階段,茅臺人事層面發生了大規模調整,并涉及到核心管理層和中高層,力度和范圍均史無前例。

調整后,大量元老級人物完成“裸退”,政府部門委任的“空降兵”補缺,茅臺高層管理團隊的新老交替成型。隨著新人的加入,整個管理團隊平均年齡拉低至50歲,李保芳當時就評價,這正是顯謀略、促發展的黃金年齡。

如今,結合新任董事長高衛東的年齡,再聯系一下茅臺2020年后展開的一系列人事調整,大量“70后”、“80后”干部進入管理層,茅臺高層團隊的組織架構年輕化再次彰顯,而這正是貴州省委、省政府對茅臺領導班子的選優配強。

我們看到,自2月26日以來,貴州省國資委通過調整充實茅臺領導班子,讓“少壯派”進入了管理層。45歲的涂華彬、49歲的王曉維被推薦為茅臺酒股份公司副總經理人選,51歲的游亞林為茅臺酒股份公司監事會主席人選。

同時,茅臺集團還對生態農業公司、貴陽辦事處、對外投資公司等進行相關人事調整。在生產系統的重要崗位上,茅臺集團宣布為每個車間班子配備至少一名80后干部。

從這一系列人事調整看,茅臺集團管理層平均年齡進一步年輕化是大趨勢。這種年輕化的人才梯隊架構,有助于茅臺領導班子的專業性、互補性進一步增強,激發發展活力,對茅臺后續發展更是意義深遠。

高衛東引領的茅臺“后千億時代”,可能是通過年輕化干部突破格局的時代。

編輯:施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筑牢市場底線,加速渠道創新變革
下一篇:最后一頁

93678com时时彩官网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360网 福建体彩大星31选7 重庆幸运农场打法技巧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幸运赛车开奖网 极速快3怎么玩才能赢钱 澳洲赛车pk10系列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彩票22选5走势图 九江股指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