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深度 > 關注 > 正文

積蓄產區勢能,三強共建“醬香酒谷”
2019-12-31 19:29:16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楊孟涵   

2019年12月中旬,從茅臺、習酒、郎酒三家企業負責人共聚,到茅臺和習酒高層再訪郎酒,三方兩番會晤的議題越來越清晰——共建赤水河49公里范圍內“醬香酒谷”。

如果說此前郎酒高調喊出的“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僅停留在自我宣傳階段,那么此次與茅臺、習酒高層的會晤溝通,則代表了醬香三巨頭已經在產區共建層面達到了基本共識。

值得注意的是,穩居超高端地位的茅臺,也對這種與其他酒企依托產區“共建共生”關系給予了支持。到底是什么樣的因素,推動了三強對共建產區的決策?

三強共建醬香河谷

茅臺集團董事長李保芳三訪郎酒之后,決定與郎酒達成更為廣泛的交流與合作關系,而隨后習酒高層的再訪,將合作關系細化為共建“醬香酒谷”。

2019年12月11日,在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率領下,茅臺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萬波,茅臺集團總經理助理、習酒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鐘方達,茅臺集團總經理助理、習酒公司總經理涂華彬,貴州茅臺股份公司生產管理部副主任謝珺,生產管理部工藝科科長牟明月一同到訪郎酒。

這是李保芳個人第三次訪問郎酒——此前在2004年、2018年,李保芳兩度到訪,第一次恰逢郎酒最為困難的時期,第二次則發現了郎酒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的第三次,郎酒則呈現出更新的發展面貌。

茅臺、習酒、郎酒三方,就生產、工藝和郎酒莊園建設情況,都進行了深入交流。

李保芳、汪俊林、鐘方達三位董事長在會議桌上掰著指頭計算——二郎習酒產區方圓10平方公里內,設計和在建產能每年15萬噸,三家公司將累計擁有20萬噸年產能,二郎習酒產區將成為赤水河最大的醬酒產區。

作為此次會晤的東道主,汪俊林提出:三家應考慮共同疊加品牌優勢,積蓄產區勢能,怎么實現1+1+1>3的合作。

對于郎酒方面打出的“醬香酒谷”概念,李保芳表達了深刻認同。

李保芳表示,赤水河白酒金三角,是世界著名醬酒產區,尤其是從茅臺到郎酒赤水河這49公里河谷,是世界上最具影響力、最具成長性、最具發展潛力,名優白酒最集中,投資規模最大的白酒產區,三方應共建“醬香酒谷”,釋放赤水河產區價值。

三方初步擬議:為達此目標,茅臺、郎酒、習酒將在二郎習酒產區投資近400億元,其中,郎酒莊園和郎酒產能建設規劃投資200多億元,規劃年產能20萬噸。

2019年12月24日,茅臺集團總經理助理、習酒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鐘方達,茅臺集團總經理助理、習酒公司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涂華彬等一行包括生產、銷售、管理團隊37人再次到訪郎酒莊園。此次訪問旨在深化、落實上次三方會晤共識,加快“醬香酒谷”建設,共同推高醬酒品質。

瞄準20萬噸產能

三方達成初步協議的背后,是醬酒市場的一路走高和三強對產能的渴求。

2019年,茅臺零售價一度飆高至3000元左右,熱炒茅臺的現象不斷,導致市場上經常處于斷貨狀態。

茅臺領導層多次發出增加供給、平抑零售價的言論,然而實際效果依然杯水車薪。

有業界人士表示,從消費端來看,醬香熱潮已經形成,之前相對小眾化的醬香型白酒,已經為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所青睞。逐步上升的消費需求,對產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這樣的情況下,從茅臺到普通醬酒品牌,無不想方設法提高產能。

根據茅臺方面傳來的消息,茅臺酒擴建工程將在2020年完成,有5.6萬噸茅臺酒產能;茅臺系列酒擴建工程計劃在2022年全面建成,屆時系列酒也將有5.6萬噸產能。

郎酒同樣致力于提高產能——2019年2月份舉行的青花郎全國經銷商會議上,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表示,目前,郎酒醬酒年產能3萬噸,老酒儲存量13萬噸。青花郎基酒已達到7年以上,未來幾年,郎酒將年產5萬噸醬酒,力爭儲存量達30萬噸。

2019年12月30日,茅臺集團習酒公司全國經銷商大會召開。根據會議精神,2020年,習酒把營收目標定到了含稅銷售額100億元,配額銷售計劃3.5萬噸之上。

此前的11月20日,茅臺集團通過了《關于習酒公司投資84.6億元建設1.9萬噸醬香酒及配套項目的議案》,根據集團規劃,習酒產能未來要擴充至5萬噸。

三方相加,未來醬酒產能剛好約在20萬噸左右,與三方此次決議的投資200億的規劃產能大體相當。

值得注意的是,企業之間的“競合”之外,地方政府同樣在力推產區建設。2019年6月,遵義市委五屆五次全會提出,要把遵義全力建設成世界醬香白酒產業基地。

據了解,遵義市正在全力打造世界十大烈酒產區、貴州省首個千億級產業、全國首家千億級白酒企業、“中國醬香·赤水河谷”地域品牌,到2025年遵義市白酒產能超百萬噸。

在業界看來,企業之間的共建協議,跨越了地域界限(貴州與四川),且其涵蓋范圍更小、指向更為清晰,更容易按照市場化的模式來運作。

共生、抱團,應對下一輪周期

三方共建的背后,既有出于維護“產地環境”共同利益的考量,也同樣有基于市場化競爭目的的現實需求。

茅臺、郎酒、習酒,其主力產品事實上已經形成了階梯化的分布,定位重合、產生直接競爭的情況并不多。

茅臺方面,主力產品飛天零售價一度沖高至3000元,目前基本穩定在2500元以上。

郎酒方面,其醬香主打53度青花郎標準價超越1000元,實際零售價約在900元以上。而習酒方面,習酒窖藏1988穩定在600元檔。

按照郎酒方面的目標,“3年內市場零售價提至1500元”。即便這樣,也不會與茅臺、習酒方面產生直接競爭。

為了早日達成目標, 四川古藺郎酒自2019年12月16日起,規格為500毫升×6的53度青花郎、44.8度青花郎、39度青花郎3款產品終端建議供貨價均上調60元/瓶。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表示,未來幾年,郎酒要圍繞“大醬香戰略、大兼香戰略、大商戰略、大品質戰略”穩中求進。青花郎有足夠的底氣,挺進高端價格帶。

2019年,習酒推出了定價1399元的“君品習酒”,其初始定位高于青花郎,但是目前尚處成長階段,兩大品牌之間并無直接競爭。不僅沒有直接競爭,郎酒方面“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的宣傳語,更有抬高自己與茅臺之意。

2019年12月11日三方的會晤中,汪俊林更是直接對茅臺引領醬香市場的發展表達了感謝,希望和習酒一道把醬香白酒市場做得更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聚合赤水河畔最為強大的三大品牌,共建、共享“醬香酒谷”這一富有產地特征的概念,以產地加持品牌,成為了三強的最大公約數。

數據表明,僅在貴州遵義就有白酒企業1400多家,其中大多數為醬香型廠家。但數目眾多的同時,卻是普遍規模偏小的現實。據統計,貴州省銷售收入百億元以上企業僅有茅臺集團1家,銷售收入20億元以上企業包括有習酒公司、金沙酒業、國臺酒業3家企業。

比之金沙、國臺,郎酒顯然體量更為龐大、品牌影響力更高,與習酒隔河相對的地理優勢,讓其能夠與茅臺、習酒并列,成為“醬香酒谷”當仁不讓的打造者。

編輯:趙鑫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12月大事記
下一篇:最后一頁

93678com时时彩官网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走势 股票配资平仓 浙江省体彩6十1开奖结果今天 华盛配资 15选5奖金额表 七星彩下期最准预测 陕西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 七乐彩近30期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10分遗漏 股掌柜配资